空军苏30战机双机编队飞行 尾部蓝焰醒目
来源:空军苏30战机双机编队飞行 尾部蓝焰醒目发稿时间:2020-04-01 20:39:56


“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同样认为,防控疫情应该是美中加强合作的一个契机,因为病毒并不关心国籍。美中两国有许多东西需要相互学习。

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

莫德利强调说:“还有一点,那就是我们不能让所有舰员都下船。这不是指挥官的要求,也不是医疗小组的要求。我们的计划一直是在保持船只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转移船员。”截至当地时间3月29日16时,巴西全国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56例,比前一日上涨352例,死亡病例136例,死亡率继续上涨,目前已达到3.2%。新增死亡病例中包括一名26岁、没有已知基础病的青年男子。

早在疫情暴发初期,许多美国学者就撰文提醒,大规模传染病往往不只带来公共卫生危机,也易导致针对特定族裔和国家的污名化现象。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医学人类学家莫妮卡·舍克—斯帕纳指出,“在现代美国暴发的各类传染病中,一些人往往把责任归咎于‘外来者’”。

20世纪80年代,一些美国人又错误地将海地人同艾滋病传播挂钩。2009年,H1N1(甲型)流感暴发,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墨西哥人和其他拉美裔很快就被一些政客污蔑为病毒“源头”和携带者。然而,此后有证据显示,艾滋病和H1N1(甲型)流感疫情的一些最早病例其实出现在美国。

历史为此类警示提供了充足例证。美国《时代》周刊不久前在一篇报道中写道,19世纪,一些美国城市发生霍乱疫情,惊恐的人们把怨气撒在爱尔兰移民身上。1832年,宾夕法尼亚州的一群爱尔兰移民被毫无根据地视为“细菌携带者”,先是被隔离,随后又被秘密杀害。1849年夏天,波士顿当地政府的一份报告同样将霍乱疫情的“源头”引向新到的爱尔兰移民。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专家默林·乔科万认为,在美国历史上,仇外心理长期与公共卫生话语交织,传染病常常被笼统地与“外来者”群体相联系。这种污名化错误倾向,还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例如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就以“病菌与墨西哥裔、华裔、非裔人群之间的联系”来为种族隔离政策做辩护。

政治人物公然宣扬污名化言论,助长了社会仇外心理和种族歧视。连日来,不断有亚裔在美国无端遭受攻击的新闻传出。美国亚太政策与规划委员会的一项在线调查自3月19日启动后,一周内就收到了673份直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报告。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席胡泽群直言:“应对危机需要科学与事实,而不是政客们的恐慌教唆和仇外情绪。”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社会普遍希望各国加强合作,此类“甩锅”做法与携手抗疫的呼声背道而驰。日前,在与美国新闻主播法里德·扎卡利亚对话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即表示,“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